2美女租客沒錢交房租,用身體抵房租,一月16次,房東直呼吃不消

趙曉薇和謝樺正在床上深入交流的時候,黃立桐打來了電話。她拿起手機瞅了一眼又放下了,本沒想接,可黃立桐一遍遍地打,鈴聲吵煩了謝樺,他嚷嚷道:「煩死了,你趕緊接了,告訴他正在忙,讓他別打了。」

趙曉薇只好接了起來,不耐煩地說:「幹嘛呢,不是告訴過你了嗎,不接就是沒空啊,你怎麼還不停打呢?」

黃立桐聽她說話時氣喘吁吁的,便警覺地問:「你在幹啥呀,聲音聽著不對!」

她趕緊擺手示意讓謝樺停下,回答說:「我最近減肥,在夜跑呢,等我空了給你回電話。」

等她掛了電話,謝樺笑了:「哈哈,你真行,夜跑!好了,我累了,輪到你了,我看看你跑得快不?」

對于他的要求,她一向配合,沒辦法,誰叫他是房東呢?

趙曉薇從來沒想到,自己會差點流落街頭。她下班回到出租屋,看到她的東西被橫七豎八地扔在樓道裡。

她氣衝衝地打電話跟房東理論,房東說:「我這不是慈善機構,你交不出房租就滾蛋!」

此時,已經有住在同一棟公寓的租客們過來圍觀,他們挺同情她的,卻又愛莫能助。她眼裡含著淚,低著頭提起她的全部家當灰溜溜地走了。

她暫時在一間簡陋的旅館住下,房間裡潮濕陰冷,她縮在床上,心疼著抱緊了自己。她開始反省,自己是不是不該不聽勸阻,倔強地要北漂?

她從小就嚮往北京,希望自己能在北京闖出一片天地,再也不用回去老家那個落後的小縣城。

因此,畢業後,她不顧家人和男友黃立桐的反對,一個人拖著行李箱就來到了她心心念念的北京。

等她真的踏在了北京的土地上時,才發現事情並不像她想象得那麼美好。首先高房租就讓她吃不消了,巴掌大的公寓,月租2800(約合新台幣1.2萬),押一付三,就幾乎花光了她銀行卡上的錢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氣,給自己鼓勁:再苦再難,也要堅持下去!

找好了住處,她就抓緊找工作,可她一個大專生,能幹啥呢?

她求職屢屢碰壁,只能一再降低期望,最後終于在一家物流公司找到了一份文員的工作,試用期工資4500元(約合新台幣19500元)。

說是文員,其實就是打雜的,任何人都能使喚她幹活。她不僅要做好本職工作,還要隨時聽人差遣,反應稍微慢點,就會招人嫌棄。

本來剛入職,她有諸多不適,還要承受那麼大的壓力,感覺心力交瘁。更可怕的是,她發現那點工資根本不足以支撐她的開支。

她不敢跟家裡要錢,只能叫黃立桐支援她,可他卻沒好氣地勸她回到自己身邊。

她瞧不起黃立桐甘心屈于小城市,表示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在北京立足。

黃立桐嘲笑道:「立足?你才去了兩個月就快撐不下去了,怎麼立足?」

兩人吵了一架,她更堅定了要在北京闖出一片天地的決心,不叫人看扁了。

黃立桐最後還是給她轉了2000元(約合新台幣8700元),他也剛找到工作,實在拿不出更多了。

可她正氣頭上,並沒有接收。

趙曉薇在午休時跟同事提了一嘴,說她在找房子,讓她們幫忙留意一下,租金越便宜越好。

小劉把她拉到一旁,卻欲言又止。小劉比她早進公司兩個月,平日裡沉默寡言,跟任何人都刻意保持著距離。

趙曉薇被她搞得莫名其妙,就問她是不是有事。

小劉這才支支吾吾地開了口:「如果你不介意,可以跟我住一塊……」

趙曉薇明白了,應該是她也同樣承受不了高房租,想找個人分擔。她問小劉,房租是多少呢?

小劉也不直接回答,只說:「如果你有興趣,下了班過去看看再說。」

趙曉薇同意了,她想,只要不是太破舊,她都能接受,這樣一想,心情也好了起來。

熬到了下班時間,趙曉薇就跟著小劉去了她的住處。她原以為會是偏僻的地方,沒想到僅距離公司兩個捷運站,沒一會就到了。

小劉打開門,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,這是一套精裝修的兩居室,屋裡的傢俱、電器一應俱全,而且都是高檔貨。

儘管很喜歡這裡,可是她卻退縮了,這麼好的房子,租金肯定不便宜。

小劉說:「你要是想住進來,要跟我睡一間臥室,一分錢都不要你的。」

趙曉薇驚訝地瞪大了眼睛,有這麼好的事情?轉而一想,天上不會掉餡餅,她肯定有什麼目的。

果然,她接著說:「不過,有條件的……」

趙曉薇問:「什麼條件?」

「就是……就是要跟房東睡……」

原來,就小劉住的那個房間,要價3800(約合新台幣1.6萬),但是只要一個月跟房東睡16次,就可以免掉3000,每個月800元(約合新台幣3400),還包水電。

但一週四次,她吃不消了,就跟房東商量,能不能少做幾次。房東不答應,卻提出,她能找人頂替。所以她才找來了趙曉薇,一周幫她頂兩次,她一分房租都不要。

趙曉薇這下是真的差點驚掉了下巴,她怎麼也不會想到,平日裡看起來清純的小劉竟然會做出「賣肉」這種事,還企圖把自己拉下水。

小劉看出她的鄙夷,無奈地說:「但凡有辦法,我都不會這麼做。人被逼到了絕境,尊嚴又算得了什麼呢?我只是想活下去……」

趙曉薇沉默著,心裡卻一陣悲涼。她盤算了一下,距離發工資還有大半個月時間,可她的卡裡只有幾百塊錢了,撐不了幾天,她就身無分文了。可是要讓她出賣肉體換取房租,她一時還接受不了。

小劉見她不同意,眼裡頓時黯淡無光:「你可千萬別把我的事抖出去……」

趙曉薇點了點頭,下樓去了。

人到了倒楣的時候,真是喝開水都會塞牙。趙曉薇剛下了樓,一個沒站穩,高跟鞋一歪,她的腳就崴了一下。她原以為沒事,可當她回到旅館時,腳脖子已經腫成了饅頭。

第二天她請了假,一瘸一拐地去醫院拍了片,幸虧沒有骨折,但是為了確保能快點好起來,醫生給她打了石膏,並且叮囑她儘量少走路。

出了醫院,她的身上只剩下二十多塊,還不夠吃一份速食。

她只好發資訊央黃立桐給她打點錢,這次,他卻無情地拒絕了:「熬不下去就回來吧,我馬上給你轉車費。不回來,一分沒有!」

她很生氣,這不是強迫她回去嗎?其實她也明白他的意思,跟他在一起時,他幾乎每天都要,如今她不在身邊,他不定憋得多難受呢,隔幾天就要求跟她果聊,看著她自己用手解決。

她氣呼呼地想,反正自己也不是處女了,跟誰睡不是睡呢,做那事又不是只有男的會爽,她完全能看成是男的在取悅她呀!

不管了,豁出去了!

當晚,趙曉薇就搬到了小劉那兒。她剛整理好行李,小劉就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她回頭一看,一個高大魁梧的男子正站在房間門口打量著她。

「人長得比照片上還好看呀,身材也不錯,目測是C杯?不過,你這腳是怎麼回事?」

趙曉薇被人這樣看著,還被看穿自己的罩杯型號,不禁有點臉紅。不用猜,他就是房東謝樺了,沒想到他還挺帥的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