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妻嫌丈夫時長不夠,出軌保健品銷售員:貼錢又貼人

楊海打開大門就愣住了,玄關上放著一雙男式皮鞋,但卻不是他的。他探頭張望了一下,客廳裡並沒人。

這時,他似乎聽到主臥裡有聲音傳來,于是他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。

隔著門,他聽到老婆李瑤瑤的叫床聲,一聲浪過一聲,聽起來比跟他做的時候銷魂多了。

他恨得牙癢癢的,老子在外面拼死拼活賺錢養家,這臭婆娘卻大白天的把野漢子帶回家亂搞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!

他怒火中燒,抬起腳正準備踹門,想了想,卻又慢慢放下了。

他咬牙切齒地沖著房間無聲地罵了兩句,轉過身,踮著腳尖慢慢地退了出去。

如果不是他不舒服請假回家休息,還不知道自己頭上已經一片綠油油了。

楊海到一家洋速食店裡點了一杯咖啡,坐了整整一下午,腦子裡都是如何把他們捉姦在床的計畫。

對于男人來說,給老婆戴綠帽子這種事情是根本無法容忍的。這已經觸碰到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和底線。楊海當然也是感覺氣憤不已,同時還有深深的羞恥感。他實在是不明白,他那麼顧家,把賺的錢都給李瑤瑤了,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,要去跟別人苟合?

不過氣憤歸氣憤,多年做業務員的經驗告訴他,衝動是魔鬼,他萬萬不能衝動。

他想,李瑤瑤已經被睡了,就算是他把對方揪住揍一頓,也無法挽回損失。萬一打不過對方,那就是雪上加霜,得不償失了。

他要想個萬全之策,死死拿捏住對方,這才是上策。

他踩著點回到家,李瑤瑤已經把飯菜做好了,表現得跟平常一樣,若無其事地招呼他吃飯。

他瞥了一眼她的臉蛋,真是面若桃花啊,看來下午沒少折騰。這張他曾經無比迷戀的臉,如今他卻怎麼看怎麼噁心。

他努力克制著內心的厭惡,擠出一個笑臉:「老婆,辛苦了。」她抱了抱他:「趕緊吃吧,該餓壞了。」

他在心裡罵道:「餓壞了?看到你就飽了!」

兩人吃著飯,李瑤瑤告訴他,週末她要回娘家一趟。他一聽,心中頓時大喜,這真是天賜良機啊。

晚上睡覺時,他看到床單被套都沒換,腦海中馬上浮現出李瑤瑤被人壓在身下的情景,不禁又一陣噁心。

他到廚房拿了一瓶啤酒,回到房間開啤酒時,「不小心」灑了一點在床上。他大聲喊李瑤瑤過來換掉弄髒的床單被套。

他注意到,她進來時看著床鋪,身子微微顫了一下。

他恨得牙癢癢的,那人到底是誰,能令她如此陶醉?

那晚,他其實很想上她,更想問問她,究竟誰更厲害。但一想到她那聲聲浪叫,又瞬間覺得她好髒,終究還是轉過身去背對著她。

楊海特意打電話給丈母娘,確認她的確是回娘家去了,而不是去找野男人幽會,心裡稍稍舒服了些。

趁著李瑤瑤不在家,他在正對著床鋪的架子上,安裝了一個針孔攝像頭。他相信,出軌這事是會上癮的,他們肯定還會再次鬼混。

李瑤瑤從娘家回來時,帶回來一大堆楊海愛吃的鵝肉,給他燒了滿滿一桌全鵝宴。他吃著最愛的食物,卻味同嚼蠟。

他看了看坐在對面的李瑤瑤,心裡是五味雜陳。他們不顧雙方父母反對,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一起,戀愛三年,結婚兩年,如果不是發現她做了令人不齒之事,他仍深愛著她。

他們的婚姻,到底是哪裡出了錯呢?

飯後,楊海躺在沙發上看電視,李瑤瑤就湊了過來,伸手去摸他的敏感部位。他心裡厭惡,下意識地就拍開了她的手。

她臉上本來是嬌羞的表情,被他一拍,頓時愣住了,隨即就關心地問道:「怎麼,工作累了?」

他沒好氣地回答:「沒有,就是不想做,懶得動。」

「那……那你就別動,讓我來吧。」她說完,就開始親吻他。

他的身體很誠實,很快就有了反應,這才想起來,他們已經有一周多沒有肌膚之親了。

通常出軌的一方出于愧疚,都有補償心理,以此來沖淡自己的負罪感。李瑤瑤正是如此,她想用主動示好來彌補對他的傷害。可她越賣力,楊海越就覺得她放蕩,對她的恨意也就隨之加深了。

他心裡想著她也是這樣騎在姦夫身上的,暗暗罵道:「賤 人!」然後一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,橫衝直撞狠狠發洩了一通,往日的溫柔蕩漾無存。

他反常的行為引起了她的注意,事後,她問:「你最近是怎麼了,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嗎?」

他心裡一驚,穩了穩情緒,嬉皮笑臉地捏了捏她的腰:「你表現那麼好,我不積極點怎麼對得起你?」

她拍了下他的手,進衛生間去洗澡了。他這才松了一口氣,他告誡自己,一定要穩住,不然就白費心機了。

楊海覺得度日如年,上班也沒心思了,時不時就打開手機看家裡的監控。只可惜,他看到的,都是一張空床。

他不禁有點後悔上次沒有踹門而入,給他們倆一點顏色看看。要是他們不再亂搞了,那他只能吃啞巴虧了。

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,週五下午兩點多,他終于看到李瑤瑤和那個男人抱在一起滾到了床上。

他趕忙戴上了耳機,連假都來不及請,就叫了車往家裡趕。

他看著手機上不堪入目的畫面,心裡的怒火越燒越烈。特別是當他聽到李瑤瑤氣喘吁吁地說:「我家那位沒一會就熄火了,只有你能滿足我……」,更是火冒三丈。

等他趕到家時,已經過去半小時了。好在他們還沒結束,他用鑰匙打開了房門,把床上那對光著身子的狗男女嚇了一大跳。

就在男人一愣神的片刻,楊海已經沖了過去,一腳把他從李瑤瑤身上踹了下來。他隨即轉過身,揚起手就給了李瑤瑤「【啪☆啪】」兩耳光,她臉上頓時留下了兩個通紅的手掌印。

「賤 人!大白天的偷漢子,你是有多饑渴?」說著,他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,以示鄙視。

此時,男人正在穿褲子,一隻腳剛伸進褲管裡,楊海見狀立馬給他補了一腳,他又摔倒了,臉不偏不倚磕在了桌角上,痛得他慘叫一聲。

楊海揪住他的頭髮,把他提了起來,惡狠狠地問道:「你睡我老婆這事,怎麼解決?」

男人趕忙求饒:「兄弟,是我不對,以後我不敢了。你就放過我吧。」

楊海鼻子裡「哼」了一聲,奪過他手裡的褲子,從褲兜裡摸出了錢包,打開一看,裡面正好有幾張名片。

原來他叫張鑫磊,是一家保健品公司的銷售主管。楊海把他的身份證拿出來,看了一眼,38歲了,比他還大10歲,可是看外表,他比自己還年輕。

「放過你?可以,拿40萬來,這件事就一筆勾銷。」

張鑫磊吃驚地說:「我上哪兒去給你弄這麼多錢去?」

楊海揚了揚手機,威脅道:「那我可不管,你要是不拿錢來,我就把你的醜事鬧到你家裡和公司去,大不了魚死網破,我也不要臉了。」

李瑤瑤這才得知楊海早已發現了他們偷情的事,並在房間裡安裝了攝像頭,真是陰險至極啊,忍不住破口大駡:「楊海你這混蛋,你這麼做,還算是人嗎?」

楊海白了她一眼:「我不是人,你就是人了?我花了90萬塊彩禮把你娶回家,豈能讓人白睡!」轉過頭,他又對張鑫磊說,「總之拿40萬塊來,不然後果自負!」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