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婆和理髮師的感情糾葛:做頭髮是件費力氣的事情

一羅海源終究還是向現實低了頭,爬上了富婆方小鈺的床。他賣力地展現自己那方面的功夫,唯恐她不滿意。這跟和女朋友做感覺相差甚遠,畢竟他現在是在提供服務,而不是因為愛。

好在身下的方小鈺終于嗷嗷叫了幾聲,滿足地拍了拍他強健的腰部,喘著氣說:「你太厲害了,能把人折騰死。不過,我喜歡……」

羅海源頓時如釋重負,長長地舒了一口氣,從她身上下來。他還是第一回覺得,做這事會這麼累。

他起來清洗完身體,就打算穿衣服離開,可是方小鈺趴在床上,意猶未盡地說:「怎麼,一次就不行了嗎?今晚你就留下吧,多給我幾次,我給你加錢,保證讓你滿意。」

他摸了摸有點酸痛的腰,咬了咬牙,答應了,又回到了她身邊。他這是為了錢,也是為了挽回做男人的尊嚴,他要向她證明,他可沒有「不行」。

那一晚,她要了四回,才心滿意足地沉沉睡去。羅海源儘管已經累得直不起腰了,但卻睡意全無。

他洗了個澡,披上睡袍走到陽臺上抽煙。初秋的淩晨已然有了寒意,一陣風吹來,讓他的頭腦清醒了許多。他回頭看了一眼熟睡中的方小鈺,不禁捫心自問:這麼做,對嗎?值得嗎?

方小鈺雖然年過四十,但保養得好,看上去也就三十出頭。再加上平常堅持鍛煉身體,身材也保持得不錯。這點倒是讓他覺得,自己也沒吃太多虧。最起碼伺候的不是又老又肥的女人。

方小鈺是他的常客,幾乎每隔兩天就找他洗頭。本來店裡有洗頭妹,她偏不要她們服務,一進店來就點名要他親自給洗頭、按摩。有時他手頭上剛好有客人,她也不急,坐在沙發上慢慢等,反正她有的是時間。

也難怪方小鈺這麼鍾情于他,他的手藝在店裡是數一數二的,而且他長得帥,嘴巴還甜,很會哄人,因此很多女顧客都願意找他做頭髮。

方小鈺等待的時候,大多數時間是盯著羅海源看的。她想到他靈巧的雙手在自己頭上輕輕揉搓時,似乎有一股電流從身體裡流過,渾身酥麻。

她想要他,想象著他健碩的身體壓在自己身上,就情不自禁地夾緊了雙腿。

可他並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,她暗示了幾次,都被他巧妙地轉移了話題。

二羅海源當然明白方小鈺的意圖,好幾次在獨立包間裡給她洗頭的時候,她都有意無意地提起她老公那方面有問題,吃了很多藥都沒有效果,她為此十分苦惱。

接觸的時間多了,羅海源便從與她的聊天中得知,她老公是做生意的,賺了大錢,實現了財富自由。當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時,他卻突然遭遇了交通事故,把命根子傷了。從那以後,他們到處尋醫問藥,都沒能讓他重振雄風。

「小海,我是正常的女人,有再多的錢也填補不了我內心的空虛啊。你能明白嗎?姐心裡苦悶啊,好想找個人愛我……」方小鈺躺在洗頭床上,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。

羅海源又怎麼會不明白她想讓自己滿足她的[生·理·需·求]呢?可是他有底線,他只想靠手藝賺錢。再說,他有愛慕的物件,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。

于是,他就笑了笑,裝瘋賣傻地說:「姐,愛你的人多著呢,我們都愛你。你可要多來啊,我讓店長給你打折。」

方小鈺聽他這麼說,便閉上了眼睛。他的正直令她刮目相看,也越激起了要把他到手的決心。

在這方面,男女都一樣,越難得到的東西,就越有誘惑力。越是得不到的東西,就越想得到。

而她能做的,就是給錢。她相信,這世上沒人會跟錢過不去。如果有,那就多給幾次,總有一天,他會心甘情願地爬上她的床。

她找各種藉口給他發紅包,給他在網上購買禮物,直接寄到他店裡。她畢竟是有老公的,再怎麼喜歡他,也不能明目張膽。

羅海源其實也很鬱悶,不收吧,怕失去了她這個貴客;收下了,又覺得欠了她人情。他又不敢跟別人提起這事,畢竟這被人知道了,對雙方的聲譽都有影響。

因此,他默默地收下了紅包和禮物,卻記下了紅包的數額,包裹他是連拆都沒拆。他想著,哪天要是她死心了,跟他要回這些東西,他也不至于拿不出來。

三羅海源在陽臺上坐了一晚,不知不覺中天就亮了。他想起跟女朋友芳芳約好了今天陪她去專櫃買包包,就吸盡了手上的最後一根煙,回到房間裡再次洗漱。

他要乾乾淨淨地去見芳芳。

他故意在洗漱時發出很大的聲音,成功地吵醒了方小鈺。她睜著惺忪的睡眼,問他:「你要走啦?」

他點點頭,回答:「嗯,跟朋友約好了。」

「朋友?女朋友吧?」她的語氣裡酸溜溜的。

他皺了皺眉頭,說:「我們不是說好了嗎,不干涉對方的私生活,不錄音、不拍照。」

「好好好。」她邊穿衣服邊說,「遵守規矩是好事。不過,你得悠著點哦。這兩天多買點好東西吃,到時候我再找你。」

說著,她從包裡拿了兩遝嶄新的錢,說:「還是拿現金吧,比較安全。」想了想,她又拿出了一遝,隨手一抽,抽出來一大半,把它們全部遞給他,「如果覺得上班辛苦,也可以不做了。我給你的,足夠你生活了。」

「謝謝。」他接過了錢,否定道,「我不可能不上班的,我喜歡我的工作。」

方小鈺欣賞地看著他,心想,他這也太實在了。她揮了揮手,說:「你走吧,我明天去找你洗頭。」

羅海源是緊捏著那些錢走出方小鈺的房子的。她說這只是她的其中一套房,以後他們就在這裡約會。

他看著那些錢,感覺沉甸甸的。他還是第一次拿著這麼多錢,抵得上他兩個多月的工資了。

只花了一個晚上。

他的疲憊感頓時一掃而空,也覺得昨晚的付出值了。他把錢收好,叫了一輛計程車,目的地就是芳芳的學校。現在過去,正好請她吃頓豐盛的早餐,然後再去逛街。

想到能跟她相處一整天,他就無比興奮。

四芳芳是他的高中同學。她長得很漂亮,學習也好,身後有一大把追求她的男生。他也被芳芳迷得神魂顛倒,可是像他這種家庭貧寒、成績倒數的差生,她連瞧都不會瞧一眼。

那些家裡富裕的男生,使出渾身解數討好她,爭著搶著給她送禮物。他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她對他們笑顏如花。他感到自卑,只能把那份感情深藏于心底。

高中畢業後,她上了大學,他則去了美髮培訓職業學校,兩人再無交集。

直到三個月前,他到大學附近的居民樓義務理髮,他們才再度重逢。

是她先認出了他:「你不就是我們班上的學渣羅海源嗎?」

他抬頭一看,嚇了一跳,差點把大爺的耳朵給剪了。

三年不見,芳芳出落得更漂亮了,渾身上下散發著青春的氣息。與高中時期比起來,少了幾分青澀,多了幾分成熟,顯得更加迷人了。

他的心臟狂跳不止,有與她重逢的驚喜,也有被她撞見自己職業的窘迫。雖然他熱愛理髮師的工作,但是他卻不希望她知道。他覺得,在她看來,理髮師是不入眼的職業吧。

誰知,她卻歡呼起來:「你現在是理髮師呀,太好了,在哪個店上班啊?」

他報出店名後,她的眼睛都亮了,表示一定會去找他給自己做頭髮。

他原以為她是說著玩的,誰知沒幾天後就真的去找了他,叫他給燙個大波浪。平日裡,他對自己的手藝信心滿滿,可幫她做,他卻十分忐忑,擔心她不滿意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