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懷疑妻子出軌,躲床底下偷看7個小時,衝動行為釀慘劇

你在橋上看風景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。當你以為自己所做之事沒有他人知曉的時候,其實他人早就已經在默默觀察著你。所以說 「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」,只要做了,就總有一天會被揭穿。

而家住安徽的張麗卻不信這個邪,為了尋求的 「真愛」,她背叛婚姻,滿口謊言,她自以為自己已經將丈夫玩弄鼓掌之中,但實際上卻早就被看穿。在又一次偷歡時,張麗的丈夫王軍突然從床底竄出,直接抓了個現場,在雙方對峙之時,張麗一時惶急釀成慘案。

王軍和自己妻子最初的結實是單純而又美好的,兩個人相遇在一次聚會上,郎才女貌的二人一見鍾情,很快便看對了眼,在相識沒有多久就認定了對方就是自己的良人,很快便結了婚。

一段沒有經過磨合的婚姻註定是矛盾重重的,雙方之間了解不夠,短時間的相處也許可以,但是作為家人長時間的待在一起,遲早會產生問題。從最開始的甜蜜最後來的相看兩相厭也不過就花費了一年半載而已。

二人主要的矛盾來源于 「催生」,張麗覺得自己還年輕,並不這麼早成為一個母親,原本王軍也覺得二人要孩子太早,但是他們不急總有人急,王軍的父母還有那些個親戚只要一遇到二人,催生的話就脫口而出。

張麗實在是沒有辦法忍受,但是王軍認為自己的那些親戚都是為了自己好,夫妻二人在生孩子一事上產生了分歧,王軍認為妻子不懂事,而張麗則認為丈夫只會逼自己,二人之間的感情也因為日常之間的摩擦,逐漸消退。

張麗滿心都是對丈夫的不滿,她開始後悔當初沒有經過仔細考慮就和王軍結婚。王軍也由當初對妻子的滿心疼愛漸漸變成了不耐煩,甚至到了後來演變成拳打腳踢。

張麗知道這樣下去不行,于是直接向王軍提出了離婚,王軍當然不同意,張麗沒有辦法直接搬了出去,想著眼不見為淨,對于張麗的這種做法,王軍一開始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,想著自己妻子搬走,自己的日子也會過得輕鬆一點。

但是哪有夫妻剛結婚幾年就開始分居,外面的人了解了一點情況之後,就開始講東講西,風言風語傳得越來越難聽,面子上實在過不去的王軍只能找到張麗,求著要她回家,但是張麗並不願意。

看見妻子的拒絕,又想到外面的傳言,王軍直接脫口大罵張麗,質問她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。張麗不願和他多做掰扯,將其趕出了門,站在門口,王軍心中滿是不甘心,但是也沒有辦法,只能先行離開。

而實際上張麗確實在外面早就已經開始了胡作非為,在搬出家之後,張麗徹底地放開了自己,因此才有了那些傳言,但是面對丈夫的質問時,她卻依舊義正言辭。張麗本身就長得很好看,周圍不缺各種獻殷勤的人,經常會有男人找各種藉口送她回家。

張麗在這些男人之中還真就看中了一個,就是其同事張華,張華皮相長得很是不錯,待人也很溫和,張麗在和其相處久了之後越發覺得他才應該是自己的真命天子,而非王軍,在張麗的主動之下,兩人很快就在一起了,成了固定的情人。

頻繁出現在妻子身邊的張華也引起了王軍的注意,原本就懷疑妻子的他,越發肯定,他借著一次前往妻子住處糾纏的機會偷偷順走了張麗一把門鑰匙。之後王軍依舊偷偷地觀察著自己的妻子,在每次妻子和別人有說有笑一起回家的時候,王軍都會提前偷偷躲到床下,想要抓個現行,但是卻沒有如願。

2016 11 月的傍晚,他又再一次提前躲到了妻子的床下,他找了條毯子裹在身上隔絕地板的寒氣,躺在地上王軍等了很久都沒有看見妻子回家,可能是太累了,王軍直接睡著了,七個小時之後,也就是將近淩晨的時候,王軍被關門聲驚醒,他聽到了妻子和另一個男人的聲音,王軍心裡氣急,但是他並沒有馬上出去,而是等到二人一起滾到床上,王軍這才沖了出來。

在爬出床之後,他直接一把抓住了張麗的頭髮將其揪下了床,捏著拳頭就朝著床上的張華揍去,看著自己的情人張華一直在被動挨打,張麗擔心給打出好歹來,一時著急直接跑到廚房拿出了一把菜刀,將王軍的手砍傷。

看著自己流血不止的手臂,王軍感覺十分的不可思議,她沒想到自己的妻子為了床上的這個 「小白臉」竟然會選擇對自己動手。當然相比較和妻子算賬,更緊急的還是他自己手上的傷。王軍自己趕緊打了 120 急救電話,隨後經過醫院的診斷,王軍的傷已經夠到了輕傷級別,也就是說已經達到了最基本的立案標準。

最終張麗被以故意傷害罪帶回警局接受調查,故意傷害罪根據情節來看,一般分為 「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」「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」「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無期徒刑或者死刑」這三種處罰,而對于張麗的情節來看,其最初的目的是為了阻止王軍的暴行,也就是說從其主觀意願來看,是為了勸架,但是所用方式不對,再加上張麗本身所造成的結果並不嚴重,因此在這個基礎上來看,應當會在「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」這個范圍內進行判罰。

在兩人的這段感情之中,張麗本身是有過錯,但是也不能說王軍無辜,兩人曾經也有甜蜜,最終落到如此結局實在是令人唏噓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