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歲男租客愛上48歲女房東,夜夜無法入眠:我的選擇沒有錯

晚上十點多,秀蘭端了一碗燕窩走上六樓,看了看四下無人,她推開了606虛掩著的門。她剛走進去,黃亮冷不丁就從背後抱住了她。她踉蹌了一下,手裡的碗差點摔了。

「寶貝,我想死你了。」黃亮在她耳邊低聲呢喃著。

秀蘭能感受到他急切的欲望,可她還是讓他鬆手:「你趁熱先把燕窩吃了,我等你。」

「不,我現在就要你。」黃亮不依不饒,把她手中的燕窩放到了桌上,就開始跟她親熱。

秀蘭閉上眼睛,享受著他的愛撫,情不自禁地輕聲[呻·吟]起來。

突然,黃亮感覺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,隨即就聽到她說:「亮,我肚子疼……」他趕緊下來,只見她眉頭緊鎖,手捂著肚子,一副很痛苦的樣子。

一開始,黃亮以為是自己太用力弄痛了她,可過了一會兒,他就發現不對勁了,她冷汗直冒,臉色蒼白。他這才慌了,要送她上醫院。

她不願意:「不行,我們的事不能讓人知道了,太丟臉了。你拿點止痛藥給我吃就行。」

然而,半小時過去了,她的疼痛不僅沒有止住,狀況反而更差了。黃亮握著她的手,就像握著一塊冰。他喊了她兩聲,她才有氣無力地微微睜開了眼睛。

他無法繼續坐視不理了,不顧她的反對,撥打了急救電話。

救護車很快就來了,黃亮跑下樓,帶領醫護人員上樓。

很多租客都被救護車的警笛聲吵醒了,紛紛探出腦袋看是誰家出了事。

于是,他們就看到秀蘭從黃亮房間被抬了出來。三更半夜,房東阿姨和年輕小夥獨處一室,不用問,大家都已經猜了個大概。

黃亮緊跟在擔架後面下樓時,救護車周圍已經站滿了看熱鬧的人,其中有好幾個是秀蘭的親戚。

黃亮趕緊低下頭,跨上了救護車,關上門,他才長籲了一口氣。

到了醫院,醫生詢問了秀蘭發病的症狀,黃亮都一一作答了。醫生看了看他,皺了皺眉頭,問道:「你和患者是什麼關係?母子嗎?」

黃亮咬了咬嘴唇,回答:「不是。」

「那你們是?」

「……」他們之間的關係,黃亮實在是羞于啟齒。

醫生看他沉默不語,想了想,問道:「她發病時,你們在一起嗎?」

黃亮點了點頭。醫生扶了下眼鏡,下意識地咳了一聲,又問:「她月經幾號來的,你知道嗎?」

他當然知道,立即報上。醫生沉思了一下,搖了搖頭,說:「我懷疑她是黃體破裂,趕緊去做個檢查看看。年輕人,做事時輕點,不然後果很嚴重啊!」

黃亮感覺自己臉上燙得厲害,趕緊拿著檢查單出去了。

秀蘭果然是黃體破裂了,腹腔內已經有不少積血,需要馬上手進行術止血。而這一切,都是他野蠻地橫衝直撞造成的。

黃亮無比自責,守在手術室門口,一步都不敢離開。他還曾想,萬一秀蘭有個三長兩短,他就陪她一起去了。

好在手術順利,三個小時後,秀蘭就被推出了手術室。

秀蘭住院期間,只有黃亮衣不解帶地照顧著,婆家那邊的親戚,一個來探望的都沒有。她沒有埋怨,也不敢埋怨,誰叫她是做了醜事而入院的呢?

她知道,一旦出了院,她要面對的,是更為艱難的處境。她已經預見到了那些能殺人于無形的流言蜚語會將她和黃亮吞沒。

在遇到黃亮以前,她以為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對男人動心了,畢竟她已經守了12年寡,早已清心寡欲,對男女之事已經沒興趣了。

12年前,前夫遭遇交通事故身亡,她一時無法接受這殘酷的事實。她17歲時便與前夫相愛,18歲為他生下了兒子。兩人感情深厚,十幾年來一直相濡以沫。他的離世,對她來說是致命的打擊。因此,她三次自盡,但是都被婆婆及時發現,才沒有釀成悲劇。

婆婆跪在她面前,求她看在孩子的份上,堅強地活下去。她這才幡然醒悟,從此一心一意撫養孩子,侍奉公婆。

最初的幾年,有不少人追求她,有真心的,但大多是假意的,不外乎是看上了她家裡有兩棟出租的樓房。

她一一拒絕了,她太愛前夫了,無法從那段刻骨銘心的感情中走出來。

幾年前,公婆相繼離世,兒子也因工作出色被公司調去英國當負責人。儘管她一個人孤獨地生活,但也沒有找個伴的想法。

然而,黃亮的出現卻喚醒了她那顆沉睡已久的心,他長得太像她的前夫了。她這才明白,她不是不會愛了,而是沒有遇到合適的人。

可是,黃亮才22歲,而她已經48了,想到這,她就無比沮喪。但女人一旦動了情,智商基本就為零了。她總是不由自主地想他,找各種藉口去跟他搭訕,變著法子對他好。

她不敢奢望黃亮會跟她談情說愛,只盼著每天都能看上他一眼,跟他說上一句話。不然,她整天都會覺得心裡空落落的。

然而,他們的關係在半年前的一天晚上發生了質的飛躍。

那天晚上,黃亮喝得醉醺醺地回來,秀蘭正開著大門,坐在客廳裡焦急地等待著他回來。聽到動靜,她趕緊跑出來,就看到黃亮搖搖晃晃地往樓上走。

她關心地跟上去,問他需不需要幫忙。黃亮口齒不清地回答:「走不動了,扶我一把。」

她馬上就抓住了他的手臂,一步一步扶著他往上走。這是她第一次跟他有肢體接觸,心裡激動得怦怦直跳,仿佛回到了18歲那年跟前夫手挽手談情說愛的光景。

她把黃亮扶進了606房間,正要走,他突然拉住了她,把她緊緊抱在懷裡:「蘭姐,我知道你喜歡我,對不對?」說著,他就吻了上去。

幸福來得太突然了,她腦子裡一片空白,身子就軟了,情不自禁地也抱住了黃亮,淪陷了……

黃亮悉心照顧著秀蘭,可內心又何嘗不是跟她一樣焦慮呢?只是,他不願意表現出來,免得增加她的心理負擔。

黃亮看著沉睡中的秀蘭,又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時情景。

他感覺她第一眼看到自己時,眼神就不對。那是一種夾雜著驚訝、期盼,還有不安的眼神。

他是來租房子的,而秀蘭是房東。他來之前打聽過了,她在這個城中村擁有兩棟樓房,租金合理。他很快就簽了合同,租下了606房。

他所在的工廠是有宿舍的,可是他想要考個本科,嫌宿舍人多嘈雜,影響他學習,才搬了出來。

自打他搬到了606,就總能感受到秀蘭對他的關愛。她經常送湯給他喝,湯裡盡是些他這個打工仔買不起的花膠、魚翅、鮑魚、海參之類的高檔貨。

而且,不管多晚回來,他都能看到她開著二樓自住的套房,探頭探腦地往外看。見到他回來,都會打聲招呼,聲音裡充滿了滿足感。

他不願意欠她太多人情,就主動承擔了樓棟的維修工作,換個燈泡、水龍頭什麼的。

黃亮七歲時,父母離婚了。父親很快就再婚,本來父親就因母親的關係而厭惡他,這下他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。後媽長得很漂亮,比他親媽漂亮多了,也比他親媽厲害多了。她成天不幹活,就知道吃喝玩樂,花錢如流水。

父親對她幾乎有求必應,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來給她。而對自己的親生兒子,卻不管不顧,吃沒吃飽,有沒衣服穿,一概不過問。

後來後媽生了弟弟,父親乾脆就把他送回到了鄉下的爺爺奶奶家。

他高中畢業就出來工作了,因為父親把錢都花在了後媽和弟弟身上,無力供他上大學。可他並沒有放棄自己,一邊打工一邊學習,希望有朝一日能拿到本科文憑,不用在流水線上工作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